fbpx
0
  • No products in the cart.

(上)丁菱娟老師 x 起士公爵James,談「職場」與「家庭」的優雅轉換

分享此頁

cheeseduke

【母親節特別企劃:丁菱娟老師專訪】

每年母親節,都是特別感恩的日子。

隨著這幾年晉升父親角色,更能體會為人父母,甜蜜與艱辛總是共存。尤其母親的愛,更是不求代價地割捨與對摺,堆疊出一輩子密密麻麻的掛念。

還記得,小時候大學一年級下學習的清明連假,我想去參加同學會,卻受媽媽阻止。後來才知道當時因為爸爸事業狀況,家裏已經困難到連多撥出個三、四百塊都很難。但我不曉得有這麼嚴重,一直埋怨他們為什麼不讓我去?後來才知道,其實當年的那一天4月4日,媽媽也有一個二十幾年的國小同學會想參加,不是只有我有同學會,希望我能夠懂事,但我那時候聽不懂。就這麼一蹉跎,幾十年過去,一直到媽媽過世,她也都沒有機會回到過去再見同學一次,成為我心中的遺憾。

這個故事,啟發我做今年母親節的主題。包括我太太、媽媽、外婆,在成為母親、建立家庭之時,同時也代表著放下原來的自己,從此以子女為優先。每個母親可能都放下了心裡的夢想,去承擔家庭的責任。雖然現在想起來,可能都只是一件小事,但當子女長大,回首思考,才知道媽媽捨棄的不僅是當下的事件,更是和一部分的自我告別。

── 起士公爵執行長 王奕凱James

▲起士公爵James與丁菱娟老師的對談

James:回顧老師的第二人生(職場階段)時期,當時正值公司創業、兒子出生,在這些多重任務中,老師還出國攻讀學位。我當爸爸後,才忽然能理解,原來孩子對父母的影響這麼大,一旦父母聽到孩子哭聲,對孩子的愛會驅動我們感到極度的焦慮或捨不得。因此要離開孩子是很不容易的事,想知道老師在當時做了哪些決定,才能同時兼顧「家庭」與「職場」?

 

菱娟老師:年輕的時候,說實在我本來就是一個好奇心強的人。可能因為我好奇心重,想嘗試許多新事物,所以我一直是很享受工作的挑戰。有了家庭以後,我就很清楚我將會面臨蠟燭兩頭燒的情況。

我還記得我的小孩一歲多,下定決心趁我兒子兩歲之前,先出國唸書拿學位。當時想說兩歲以前應該是「養」的責任比較多,「教」的話可能要兩歲以後,這部分我的媽媽又比我強多了,所以把養的白白胖胖的責任託付給母親,雖然後來發生一個插曲,念書後剛回台時,兒子看到我竟然不認得,這也讓我印象很深刻。才發現孩子太小的時候也不能離開太久,真的會忘記。

 

我體會到在孩子還小的成長期間,要兼顧家庭與職場,時間控管以及媽媽的支持網絡很重要,所以我開始佈署我的「愛的支點」。

什麼叫愛的支點?

例如兄弟、姊妹、父母這些都是你愛的支點。當你很忙的時候,他們就能馬上成為後援。所以你一定要把這些支點佈好,就像一個網絡一樣,A不行就B、B不行就換C。我媽媽那時候五十幾歲,我小孩是她第一個孫子,所以我的媽媽給我很多幫助。另外因為我是老大,有四個兄弟姊妹,他們那時候都在念大學,所以他們回家以後,有一個侄兒或外甥可以玩。有時候我真的不行的時候,就請他們幫忙,帶小孩去補習或上課。還有我小孩同學的家長,我當時去做頭髮,發現美容師、髮型師的小孩跟我小孩念同一所學校。她中午都會去幫小孩送便當,所以我偶爾也會請她順便幫我準備便當,帶給我的小孩,我付他錢。或在我來不及接小孩的時候,他就順道把我女兒接到他家等等。

我覺得,我很幸運身邊有這些人的幫助,但我覺得職業婦女為了兩全,就需要有意識地去尋找愛的支點。例如參加母姊會的時候,主動認識其他的媽媽聊天,產生良好互動,在必要時彼此幫助。

小孩也會從成長過程中去感受,他們也知道父母忙,但更重要的是用心陪伴。

另外有些事情,我覺得工作再怎麼忙,一定要空出時間去做。譬如,我小孩的畢業典禮、母姊會、運動會,表演,或是他得獎,這種我一定會參加,因為我認為不能錯過孩子覺得很驕傲的時刻,絕對不能少。

後來有一次,兒子大學以後我問他:「欸媽媽以前都常不在,沒有辦法陪你,會不會覺得媽媽很不稱職?」

我兒子跟我講說:「不會啦。我們從很小就知道,你是一個不一樣的媽媽,慢慢長大也了解你有你的事業。可是,關鍵時刻妳都在,因此我們從來不覺得有什麼遺憾。」兒子那句話,對我來講是一種釋懷。小孩也會從成長過程中去感受,他們也知道父母忙,但更重要的是用心陪伴。

 

所以我建議如果職場上的媽媽們,想要扮演好職場與母親的雙重角色:

第一,要把你愛的支點佈好,在你需要的時刻,永遠有一個防護網。

第二,就是參與小孩成長的關鍵時刻,在他們需要跟父母分享、想得到認同的重要場景,媽媽們要盡可能地陪在身邊。

James:其實在創業過程裡面,老師有經歷上沖下洗的過程,同時又必須照顧家庭。在我的經驗中,身份與心境的轉換並不容易。可是你怎麼從職場的領導者,轉換成媽媽、或是妻子等多重角色?

菱娟老師:其實我覺得創業的人,最後都會蠟燭兩頭燒。假日,明明應該帶小孩去出去踏青,可是常常很疲憊,你可能想去按摩、想待家裡發呆。但是要帶小孩,父母這時就會覺得再也沒有自己的時間。

但我也沒有刻意告訴自己,回到家就要切換得很好。人都是在這個過程中一直、一直學習。慢慢發現,其實職場跟家最大不一樣的地方在於,職場是一個講求專業、效率、紀律的一個地方,但家,就是講「」的地方,根本不能講道理。所以有時候,如果我把公司的條款、紀律帶回家,用老闆口氣跟我小孩講話,他們就會覺得說,你又來了!然後就會集體抗議,我可能又把那個老闆的形象帶到家裡。這時你也知道,家裡就是不能講道理的地方。

▲菱娟老師時常到校園、企業演講,跟年輕人分享工作經驗

James:我本來也建議老婆,以後我們發言時要拿一個發言權杖,有拿到權杖才可以講話,讓彼此都有機會表達。

菱娟老師:不過你這樣倒是有點討打,是要多聽彼此的聲音沒錯,但不用將在公司裡的招式統統帶回家。所以角色轉換其實大部分時候也很難切換得宜。在公司裡面,難道員工都不需要給愛嗎?有時候年齡可以當我兒子、女兒的年輕員工,如果講過一次、兩次不聽,除了工作紀律之外,你也要跟他用媽媽的角色來溝通,也要給他愛與關心,幫助他成長。

James:近期也發生了一件事,讓我發現自己的轉變。以前員工犯了我最在意的錯,我會非常生氣。但後來想想這樣生氣不是辦法,我改變心態,主動和對方連絡,我說:「你平常表現這麼好,細節上怎麼會這樣?這不太像你,有辦法明天開始,把這問題重新處理嗎?」後來對方不僅說可以,隔天也提出道歉。我學會從嚴厲生氣的老闆切換成能包容、提醒的老闆,這件事情是因為有小孩,我才學會的。我如果沒有2位女兒出現在我的生命裡,這件事我真的沒那麼快體悟。

菱娟老師:那表示你的管理能力升級了。其實我們年紀越大,當我們為人父母、為人子女、而為人主管,角色更多元的時候,我們慢慢就會也長出一些技巧,也比較有同理心。

James:對於陌生或非家人的部分,我好像角色調適得比較好,但面對家人就不一樣。若我帶了工作壓力回家、或是有什麼不太妙的事情正在處理,常常我自認調適的不錯,但是我家人都說,看得出來面色凝重,肯定有什麼事情,我想老師你的家人看得出來嗎?你會如何處理這種情形?

菱娟老師:當然看的出來啊!你說怎麼調整呢?我覺得不用刻意。因為我覺得在家裡就做自己。如果在家裡,還需要在你太太、小孩前面偽裝,那不就太累了。所以你要告訴家人,因為我回到家,我不想偽裝,所以你看到認識的是最真實的我,所以可能看到我很失望,我很難過,那都是因為我不想在你面前偽裝。家人之間彼此溝通包容是很重要的,但是尊重對方還是前提,不能為了做自己把所有的情緒往對方身上倒。

對於親人的關係、親子關係或夫妻關係,對話太重要了。

James:之前老婆常常跟我說:「偶爾想跟你說說話,你都睡著了。平常看到我就是在講電話、處理公事。你最有精神的時刻都拿去工作了。對別人總是客氣,對自己人就會不客氣,這樣對我來說是不是有點不公平?」請問這個難題老師怎麼解呢?

菱娟老師:創業者很常忙著忙著就疏於溝通,因此更要刻意的,在每一天創造一點「對話」時間,我覺得對話非常、非常重要。對於親人的關係、親子關係或夫妻關係,對話太重要了。譬如說,像以前我很忙很忙的時候,我也會回家講床邊故事給孩子聽,大概十五分鐘,講一本迪士尼的故事。小鹿斑比、小飛象、白雪公主等等,小孩每天睡覺前可以抽一本,然後我念給他們聽,後來他們就很期盼床邊故事的時間。

所以保持關係穩定的基礎,即是建立雙向溝通的儀式、場域。我覺得夫妻反而容易忽略,你可以刻意營造,告訴另一半,我們每天一定要有對話時間,在餐桌上、睡前或是看電視時都好,彼此分享我們今天在公司發生什麼事情,十分鐘、十五分鐘都很好。因為人與人的疏離感來自,彼此都不知道彼此在幹嘛,久了以後就更懶得講,造成惡性循環。所以想要保持人際的親密感,就是從對話開始,固定更新彼此的生活,關係才能恆溫。

▲菱娟老師從職場畢業,舉辦告別演唱會,開始力行第三人生哲學

 

丁菱娟老師 小檔案

32歲創立「廿一世紀公關公司」

2002年成為「世紀奥美公關顧問公司」董事長

54歲從職場畢業,舉辦告別演唱會,開始力行第三人生哲學

 

★★★更多起士公爵的美好小事:

延伸閱讀:(下)丁菱娟老師 x 起士公爵James,談「職場」與「家庭」的優雅轉換

延伸閱讀:美英青花椒,邀天下母親重拾辣妹精神,做自己!

延伸閱讀:比甜點還甜的,是陪伴的每一刻──親愛的小公主,生日快樂!James給女兒的一封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