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型男農夫」周緯宏用水旱輪耕防蟲害 蟲鳥愛到他田裡築巢
2017-02-27
林威佑:橘子就像人生一樣,不能只有甜味
2017-02-27

素琴阿姨 體力與耐心煮出的手工黑糖

在尋找好黑糖的過程中,起士公爵在甲仙五里埔認識了和我們有相同DNA的素琴阿姨,在一次又一次陪著收成甘蔗、煮糖的過程,素琴阿姨成為夥伴在甲仙的羈絆,我們都叫她「黑糖阿姨」。

「阿姨,妳煮的黑糖顏色跟味道怎麼跟外面賣的不太一樣?」
「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煮,該怎麼煮我就怎麼煮。」

素琴阿姨從種甘蔗到煮黑糖,沒有取巧,只有「照起工」一步一步來。甘蔗田一年收成一次,採收之後,把甘蔗洗乾淨,用榨汁機壓出原汁,再放入鍋裡煮。煮糖灶旁堆著木柴,煮黑糖得從升火開始。素琴阿姨說,要裝滿比臉盆再大一點的煮糖鍋,得要榨掉超過百斤的甘蔗。

要煮出好糖,是體力活,也是耐心活。甘蔗汁得靠人不離灶地熬煮、撈渣4小時以上,才能煮出「甘蔗濃漿」,倒入模盤之後還得不斷攪拌,黑糖才能均勻凝固、更容易脫模。素琴阿姨用體力和時間耐心交陪,黑糖用最甘醇的滋味回報。


要裝滿一個煮糖鍋,得要放進超過百斤的甘蔗。

糖的根本好,做出的黑糖才會好

素琴阿姨當年嫁入夫家時,就是種甘蔗和竹筍。當時夫妻倆還幫台糖做工,甘蔗不是以一把幾元計價,而是幾角幾角的算,後來看到別人做黑糖,才想到自家的甘蔗是有機的,品質也好,也可以來做。

然而,這條黑糖之路開始的並不順遂,素琴阿姨頭三年素琴阿姨做出來的黑糖整塊硬梆梆像石頭一樣,味道也偏苦。阿姨憑著想著做「有機」、「無添加」的理念,慢慢去問、去學,修改做糖程序,才慢慢熬出好吃的黑糖。

「為什麼堅持做有機?」素琴阿姨說,糖的根本要好,黑糖才會好吃;當初看見別人的農地,農藥大把大把的噴,心中覺得很恐怖,「做農的,要講求良心!自己也敢吃進去的東西,才敢給別人吃。」

素琴阿姨的黑糖要經過兩個關卡,一個是種植者的良心,一個山豬的鼻子。野生山豬鼻子靈,農藥的刺鼻味道躲不過這些「好鼻師」的檢驗,所以連牠們都會來偷吃的農作物,自然是無毒農業最好的保證。難怪阿姨自豪地說,她的有機甘蔗通過「山豬認證」的喔!

黑糖放涼之後,素琴阿姨手工切黑糖,糖塊形狀也非常樸拙。

兒子、媳婦力挺「做對的事」

那時為了賣黑糖,從小在鄉下長大、沒進過都市的素琴阿姨,每個月扛著新鮮做好的黑糖,搭著公車配上雙腳,前往高雄市區販賣,一來一往就是一整天的時間。因為做出的黑糖顏色較淺,和外面賣的長得「不一樣」,還曾經被質疑黑糖是假的。後來黑糖漸漸有生意、有出路了,便開始認真地經營,還去上課。雖然阿姨不識字,但是用聽的慢慢學,順利結業!

把心力奉獻給黑糖,素琴阿姨談到家裡五個孩子,是欣慰也是心疼。她說,為了幫忙家務、種田,他們幾乎沒有玩樂過,忙的時候就由大的帶小的,小的帶更小的這樣互相照顧。而這些孩子一點都不怨,兒子還曾經告訴她,「我們不用藥也能做出好東西,要堅持自己的理念,做對的事。」給素琴阿姨最有力的後盾。

就在拜訪結束,夥伴準備啟程回台南時,阿姨拿出黑糖給我們在路上品嚐,一袋袋都是親自熬煮,隨著鍋爐溫度、每批收成甘蔗的些微差異,有的鬆軟、有的密實,少了標準化的死板,多了一股土地長出來的活力。

面對甲仙過去的風雨,阿姨笑著說,其實樂觀就是支持的動力,多用正面的角度去看事情,往往收穫的會比付出的多!

▲夥伴跟著素琴阿姨的老公陳善營(左二)一起到蔗田裡,從源頭開始參與製糖過程。